白小姐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
健康報網首頁

顧牛范:“牛脾氣”與“紳士范”

2019-03-28 12:56:54 來源:健康報

  □特約記者 宋瓊芳 通訊員 喬穎



  他是上海人常說的“老克勒”:灰色鴨舌帽,黑色絨西服,脖子上圍一條黑色絲巾。陰雨天,帶一把黑色大傘。

  他,是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當年迎來的首批大學生之一,是我國教育部最早派遣出國留學的臨床醫生之一,在我國最早建立臨床精神藥理實驗室、最早進行精神藥物不良反應監測、最早開展精神藥物國際多中心研究,以及最早探索精神藥物基因組學研究……

  “Safety Based,Quality Driven(安全第一,質量為先)!”他說,這是他們團隊的工作準則,斬釘截鐵而充滿自豪。

  他,就是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的老院長顧牛范教授。人如其名,在他身上,既有勇往直前、追求卓越的“牛脾氣”,也有堅守規則、海派傳承的“紳士范”。

  “需要深入研究,才能更好發揮藥物價值”

  1959年,顧牛范教授從上海第一醫學院(現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)醫療系畢業,就來到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。“我是當時第一批大學生。為什么會來這里?原因很簡單:我對精神醫學很感興趣。”他笑著說。

  上世紀60年代,臨床藥理學興起,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受到全球重視。“人類發明藥物,既會帶來很多益處,但也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。人們對藥物的盲目依賴和濫用,會導致很多悲劇發生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‘反應停’事件。”

  他介紹,“反應停”能有效阻止女性懷孕早期的嘔吐,可怕的是,這種藥物會導致嬰兒海豹樣肢體畸形。截至“反應停”被緊急召回,全球受影響嬰兒數量已超過1.2萬,其中近4000名患兒在1歲內夭折。然而,后續研究發現,該藥具有抗血管新生和免疫調節作用,被用于麻風性結節紅斑、多發性骨髓瘤等治療,再次受到醫學界矚目。

  “這個藥的跌宕起伏,啟示我們,對于藥物作用機制,需要不斷深入研究,秉持‘安全第一、質量為先’的理念,才能更好地發揮藥物價值。”顧教授說。

  1979年,作為教育部首批派遣出國留學的臨床醫生之一,他前往意大利米蘭大學訪學,主攻精神疾病的生化和藥理研究。2年后回國,開始嘗試精神藥物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,率先測定抗精神病藥氯氮平及其代謝產物的血藥濃度。1984年,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成為上海醫科大學臨床藥理基地的“精神藥理專業”研究室,開展治療藥物濃度監測、新藥臨床試驗,以及藥物不良反應監測。1998年,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等6家醫院成為首批“國家藥品臨床研究基地”(現名“藥物臨床試驗機構”)。同年,在顧教授推動下,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成立倫理委員會。精神藥物研究領域,由此不斷開拓。

  “沒人做過又怎樣?我來做!”

  剛開始精神藥物臨床研究的時候,國內經驗不足。但是,他說:“沒人做過,那又怎樣?我來做!我們的每一步嘗試和努力,都是為了將來更多患者獲益!”

  1997年,顧教授牽頭的利培酮進口藥物臨床研究,成為國內嚴格意義上的第一個多中心臨床試驗;2001年,他負責中國區協調的喹硫平治療雙相障礙臨床試驗,又成為第一個國際多中心確證性臨床試驗;之后,他牽頭的喹硫平治療雙相抑郁,也是國內針對該適應證的首個臨床試驗。他帶領的團隊成員通過美國臨床研究專業協會(ACRP)的研究醫生和研究協調員認證,引領國內之先。該院倫理委員會通過WHO-TDR/FERCAP的SIDCER倫理審查能力評估,也成為亞太區精神病專科醫院內的首家。

  “精神疾病負擔逐年上升,預計至2020年將占全部疾病負擔的1/5,位列第一。以抑郁癥為例,患病率到2020年將達7.3%。”顧教授說,“人的精神活動很復雜,精神疾病的發病機制,我們尚未弄清,當下主要的治療手段就是藥物治療。近20年,精神藥物發展迅猛,只要及時、規范用藥,很多常見精神疾病患者都能恢復正常生活。當然,也有一些精神疾病,例如孤獨癥,仍存在很大的挑戰。”

  精神藥物的臨床試驗,是新藥研發產業鏈中決定性的一步,也是藥物應用于臨床的基礎。“臨床試驗數據的質量,直接決定新藥命運,而對精神疾病的評估具有主觀性的特點,療效評價缺乏確鑿的生物學指標,量表評分容易出現偏倚,不良反應多見且嚴重,倫理學問題突出等。”他說,“這些都需要我們解決。”

  迄今,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已開展178項臨床試驗,涉及抗抑郁藥、抗精神病藥、抗焦慮藥、鎮靜催眠藥等,在同行中享有極高聲譽。“經過多年建設,我們已培養一支具有全球視野的專業隊伍。”顧教授十分欣慰。“我們有能力自行設計和組織新藥臨床試驗,這對于研發具有自主產權的新藥來說至關重要。以前,我們做的是進口藥和國產仿制藥;如今,我們的方向是創新研發,重點創制新藥!”

  在他看來,防治精神疾病,“追根溯源”至關重要,從分子、基因源頭尋找“最本質的病因”是必由之路,是否可以根據精神藥物作用機制來探討疾病的病因?因此,他們探索開展藥物基因組學、代謝組學、表觀遺傳學、神經免疫學等方面研究。“當然,我們也不斷面臨新挑戰。”他說,“例如,如何提高團隊在全球范圍內的影響力?如何增強在國際多中心臨床研究中的話語權?臨床早期試驗和以我國為主導的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仍然較少,希望將來可以改觀,當然,這需要我們付出更多智慧和努力。

  我只是開創了一些東西,更重要的是后來者的繼承與發展。令人欣慰的是,我們已建立國內精神藥物臨床試驗協作網和學術研究組織,有助于集結大家力量,取得更大突破。”

  “醫學本質是人學,這就是我的信條”

  如果說,“臨床精神藥理學”是他的“左手”,那么,“精神病醫院管理學”就是他的“右手”。“一邊做試驗,一邊管醫院”,是他多年的工作習慣。

  當時,顧教授既是國家藥品臨床研究基地主任、國家藥典委員會中唯一的精神科委員、國家藥品審評專家,也是中國醫院協會精神病醫院管理分會主任委員。他致力推動建立系統的規章制度、全程標準化操作規程和質量管理體系——這,既是精神藥物管理的準則,也是精神病專科醫院發展的準繩。

  他做副院長和院長期間,每天都有很多關于醫院發展的決策需要完成。在這些事情上,他有時候會“牛脾氣”一些。“我這個人,講話很‘沖’——有時不太考慮人家感受。”他“自我檢討”,但又忍不住笑起來,“可是人家不生我的氣,為什么?因為大家都知道,我就是這樣的人——我很坦率,有話直說,從不背后議論。而且,有一條規矩我始終堅持:只要對醫院發展有利的建議和意見,我都會采納。”

  曾有一個時期,國內“強仿藥”盛行。一些醫藥企業找到顧教授,要求他在限定時間內快速完成臨床試驗項目,價格好商量。一貫溫和的他,拒絕得毫不猶豫,理由就是臨床試驗有自己的內在規律,草率冒進,不僅無法切實保護受試者權益,也必然會影響臨床研究的質量,“這兩點都違背了我們的原則”。

  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“隔壁”的上海市心理咨詢中心,是顧教授做院長時“拍板”建造的一幢歐式風格建筑。“治療是末端,預防是前端。‘精神衛生’的內涵不應止于精神疾病診治,而是一個更大的概念和范疇,那就是心理健康。”他說。在心理咨詢中心,醫護人員不穿白大褂,診室溫馨舒適,就是為了營造一個愜意、放松的環境,讓有心理問題的人可以釋放與紓解,獲得及時的心理干預。

  他說,父親從小教育他:做事,即是做人。而做人,就要講究——講究認真,講究姿態,講究格調。如此,才能獲得真正的享受——享受工作,享受生活,享受當下。

  “我父親是一名律師,對我要求很嚴格。我從小就學英語,現在看報紙還喜歡讀《China Daily(中國日報)》;但也喜歡看中國傳統書籍,比如《紅樓夢》《水滸傳》。”他的微笑,永遠充滿紳士的風度,“做精神科醫生,特別需要注重文化修養和人文關懷,因為醫學本質上就是人學。這,就是我的philosophy(信條)”。
分享到:
0

相關新聞

推薦閱讀

熱度排行

相關鏈接

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報社活動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4621663 18811429641

特別推薦

健康報網手機版
白小姐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